澳门百家乐

供应产品

当前位置:主页 > 供应产品 >

总体上现在腾讯视频所买的剧还是传统的头部电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4-01 09:31

  爱奇艺于3月17日更新招股书,公布会员数达到6010万。次日(3月18日)腾讯视频宣布会员数达到了6259万,并称自己是行业第一。
 
  两者的动作,耐人寻问。“腾讯作为视频行业具有代表性的网站,如果说他占了第一的位置,他会觉得业务上紧跟爱奇艺,或者业务上两者并驾齐驱,借此让外界认为腾讯也不差。”接近爱奇艺的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解释腾讯这一举动的逻辑。
 
  腾讯视频在爱奇艺之后公布了三项数据,截至2月28日,其付费会员数已达6259万,是中国最大的视频付费平台。2017年第四季度移动端日均活跃用户数达到1.37亿,为行业第一。2018年1月腾讯视频月总播放设备量达到了7.9亿台,与第2名有近1亿台的差距。
 
  有分析认为,腾讯视频所公布的数据存在着几个疑点。第一,此次公布数据来自不同维度。1.37亿的DAU(移动端日均活跃用户数)是自身的后台数据,而7.1亿的月用户数,来自艾瑞数据。记者查阅艾瑞数据2017年12月的数据发现,2017年12月,日均独立设备数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分别是1.58亿和1.47亿。
 
  另外,月总播放设备量7.9亿,数据来源是艾瑞,但不是艾瑞移动APP监测产品mUT,而是移动端内容监测产品mVT。mUT监测的是独立APP的数据,mVT监测的是内容在全网的表现。即在同一部手机上,分别在腾讯视频和优酷视频看同一部网综,在mVT统计里,是算作两个用户。mVT只能监测“人次”,而不是“人数”。
 
  记者在3月28日就此事进行采访,腾讯视频公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样的问题对比性太强,太针对两家平台之间的竞争了。我们不太希望两家竞争关系特别紧张。”但截至发稿,并未对其中的会员数的统计标准和其他相关问题作出回复。
 
  记者注意到,腾讯视频在截至2017年年底的会员数是5600万,不过两个月时间这一数据增长了660万。而爱奇艺会员数在两个月时间也增长了930万。
 
  对于两家视频网站在会员数上的对比,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不排除腾讯视频未来会分拆上市,此时腾讯视频如果不出来更新会员数,那只能屈守第二,未来如果在资本市场单独运作,那只能是追赶的角色了。“企业在在吸引资本关注这块以及用户选择这块是绞尽了脑汁的,因为资本通常来说是追随第一的, 对第一的估值最高。”他说道。
 
  但也有不愿具名的视频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实际上这样的对比意义不大,因为目前视频行业前三家的差距并不大,有差距也不是致命的差距。记者查阅艾媒北极星数据发现,以2018年2月的月活为例,爱奇艺为3.56亿,优酷为3.55亿,腾讯为3.48亿。易观数据显示,爱奇艺月活跃用户数5亿,腾讯视频和优酷这一数字为4.8亿和4.2亿。张毅表示,三家数据总体旗鼓相当,从长期观察来看,用户的增长点以及用户活跃度跟三家在某个阶断版权的递增很有关。腾讯去年12月份上线一部热门电视剧差距就立马体现出来。
 
  相比之下,优酷在2016年年底宣布3000万会员数后再未更新这一数字。对此,上述人士对记者分析道,优酷背靠阿里,没有什么好担忧的,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狼性。实际上优酷卖身阿里后,创始团队基本已经离场。而在包括张毅在内的业内人士看来,优酷目前在阿里体系内扮演的角色是作为阿里的广告平台,同时优酷也拥有着阿里的广告主资源。“阿里今天是最大的广告公司,有最多的广告主,但其实在承接这些广告展现的平台角度看,他们只有优酷。”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腾讯视频近几个月付费用户数的增长,是因为去年买中了几个热门的独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乡村爱情系列》等几部剧为腾讯视频带来巨大的流量。
 
  在上述人士看来,腾讯视频去年在独播剧上押对了,爱奇艺则是在综艺上找到了感觉。而双方之间的进一步较量,则要看具体的上马项目,因为不同的年份情况不一样。但该人士认为,总体上现在腾讯视频所买的剧还是传统的头部电视剧,即原本应该放在电视台的剧,“他们在剧的把握上收割的是传统电视台的红利。 ”
 
  剧集成本也相应高企,腾讯视频这几个剧版权价格都是上亿元。
 
  除了影视剧,综艺节目也是争夺用户的竞争筹码。据统计,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在2018年将分别推出37、54、40档综艺,其中爱奇艺以27档版权综艺超过了腾讯视频(12档)与优酷(8档)的版权综艺之和,腾讯视频和优酷则把更多筹码压在自制综艺。
 
  爱奇艺在2015年推出《奇葩说》,2017年推出《中国有嘻哈》,2018年推出《偶像练习生》和《热血街舞团》。爱奇艺节目开发中心总经理姜滨在3月29日对媒体表示,爱奇艺在网络综艺上具有创作力和领先优势。
 
  据悉,《中国有嘻哈》总播放量达到30亿次。现象级的综艺产生后,各视频平台也开始了砸钱请流量小生出演综艺之路。优酷今年推出《这!就是街舞》、腾讯则上马《舞者24小时》、爱奇艺今年再打造《热血街舞团》。据悉,《这!就是街舞》的投资在3亿元,而在2015年之前,网综的投资在3000万元左右,远非这个量级,去年《中国有嘻哈》的投资则是2亿元。
 
  据上述人士告诉记者,爱奇艺在上线男团综艺《偶像练习生》后,腾讯视频也开始筹划做一个女团偶像的综艺,今年4月份将要开播。去年爱奇艺开始和导演谈《你好,旧时光》的合作,腾讯视频则立马要做一个对标的剧,且同一个档期上映,后来选中的对标剧就是《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
 
  在2017年5月,IDG资本私享会上,龚宇说道,对视频网站的判断就是寡头垄断,既要使劲地狠砸钱,但又要留下劲,不能拼完了以后,没有喘气的机会。因为一旦失败或者遭受大挫折,很可能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龚宇说爱奇艺在前几年基本不买独播剧,后来被对手逼迫,开始买独播剧。2013年底,分析那年的投资与回报,龚宇找到的洼地就是综艺。综艺节目最好的是湖南台,2013年卖给每家视频网站的综艺打包价是600万元,龚宇跟湖南台正、副台长一起聊,最后达成协议,2亿元买下5个节目。从600万元涨成了2亿元的独家价格,外界认为龚宇疯了。“因为我发现,就算我不拉上去,别人也会把价格拉上去,事后证明这个判断是对的。”
 
  原来600万元是非独家的价格,龚宇用2亿元把5款节目变成独家,爱奇艺在2014年靠这5个节目赚了不少。“但是现在,一部剧单集是800万元、1200万元,或者一个节目是3.5亿元、5亿元,这时候你再拉高价格,就是不负责任。”龚宇说道。
 
  华创证券的传媒研究报告指出,内容成本的快速提高来自于视频网站商业模式的固有缺陷,平台并不真正掌握用户,用户忠诚于内容,而非视频网站。“内容决定流量,资本决定内容,视频网站的长期竞争格局,将是互联网产业资本格局的外在体现,未来三年内亏损将进一步扩大。”
 
  根据爱奇艺的招股书显示,爱奇艺在2015年到2017年的净亏损分别为25.75亿元、30.74亿元和37.40亿元,其中内容成本由2015年36亿元增加104.1%至2016年的74亿元,主要是由于购买第三方专业或合作伙伴生产的内容增加。2017年,爱奇艺内容成本达126亿元,相当于营收的73%。
 
  而优酷和腾讯也不例外,根据阿里集团财报,2017年4月1日~6月30日,阿里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营收为40.81亿元,较之前四个财季增长速度(超230%)大幅下滑。主要原因是优酷土豆内容购买成本的增加,该部分业务运营亏损为33.88亿元。
 
  腾讯2017财报显示其内容成本281.77亿元,其中阅文财报显示其内容成本12.8亿元,据估算,腾讯音乐(2016年营收50亿元,营业利润15亿元,营业成本主要是内容成本)内容成本大约30亿元,因此粗略估算腾讯视频内容成本在230亿~250亿元之间。
 
  不同于华创证券的研究报告,在上述人士看来,爱奇艺无论是对剧集还是综艺内容的把握和制作能力已经踏出了自己的路。行业持续烧钱的模式还将继续,但是基本态势可能将保持稳定,平台也会评估投入和产出比,处于一种相对可控的范围内,同时大视频领域又有短视频和直播,真要竞争,对谁都不利。